2023年12月07日
微信

葛福临接受德国媒体采访:“这个世界上有分裂、仇恨和杀戮。人们需要知道,这些都不是上帝的计划”

作者: 译者:S.I. | 来源:基督时报 | 2023年11月08日 10:44 |
播放

在最近去往德国埃森市“希望庆典”(德:Festival der Hoffnung)进行讲道期间,葛福临接受了包括德国基督教杂志《Pro》在内的数间媒体的采访。

这位葛培理传道会(Billy Graham Evangelistic Association,由作为20世纪最为重要的福音派领袖之一的其父葛培理创建)的领导人谈到了他事工背后的愿景。

葛福临也回应了欧洲及其他地方就他政治言论的批评,他也并未完全放弃在美国2024年总统选举时对唐纳德·特朗普的支持。

问:葛福临先生,您是受人球瞩目的布道家,也是给贫穷之人带来希望的全球性慈善机构的领导人。是什么让您更为高兴?是以实际行动帮助他人还是宣讲福音呢?

葛:这是个极难回答的问题,因为我最为满足的事情就是告知人们如何通过信仰上帝之子耶稣基督来与他建立联系。我非常喜欢这么做。可是,无论是战争、饥荒,抑或是疾病,无论人民需要什么,可以在他们需要之时起到帮助,而且我们正好可以进行帮助时,都会带给我们极大的满足感。

我们这么做可是为了告诉他们我们在基督里所拥有的希望。我们希望人民知道上帝爱着他们。很多时候,人们在生活上遇到困难时,比如战争、风暴或疾病,他们就认为上帝可能对自己有怒气,在进行审判。我想让他们知道这些都不是真的:上帝爱我们,关心我们,想要我们来到他身边。圣经告诉我们,上帝希望我们所有人,我们中的每一位,都能得救。

问:您在去到绝大多数人都很贫穷的国家时,他们知道自己需要食物、饮水和住所。但对于很多人而言,精神上的贫穷并不明显。对您而言,在向富有人民,好比说德国人,介绍耶稣时是否更有难度呢?

葛:毫无疑问。对于面向富裕的人而言,挑战更多,因为富裕通常带来精神上的贫穷。当一个人拥有了他想要拥有的一切,那他就不再需要上帝了:物质主义就是他们的上帝。

但问题是,圣经说我们所有人终有一死。上帝给我们的时日做了数算。终有那么一天,我们要面对自身的死亡。那么,人们产生了一个问题:我准备好站在上帝面前了吗?上帝他存在吗?造物主存在吗?每个人,哪怕身处富裕社会,都会在某个时刻提出这些问题。他们有钱,有房产,有银行账户。但是,他们仍然空虚,没有满足感。

我认为,人民在寻求生命的意义和目标,而这正是我们前来德国的原因,我们告诉人们如何与上帝建立关系,上帝真实存在。他是这个世界、这个宇宙的创造者。我们可以与他建立一段个人联系,那就是通过信靠他的儿子耶稣基督。

问:在德美两国,人们都认为有必要消除社会中的分裂。或许这就是一种精神上的贫穷。福音派基督徒在消除这种分裂上面应当如何发挥作用呢?

葛:我们知道上帝爱我们,基督爱我们,因为他为我们的罪付出自己的生命。当然,我们在政治上是分裂的。在欧洲,70年来首次爆发战争。所有西方国家或多或少都卷入其中。

世上有分裂、仇恨和杀戮。世界需要知道,这些都不是上帝的计划。上帝希望我们彼此相爱,关心他人,因为经上说“为那逼迫你们的祷告(译注:马太福音5:44)”。这个世界说,“如果有人伤害到你,你也要伤害他。有人打你的耳光,你也要打耳光回去”。但是,耶稣说了,“有人打你的右脸,连左脸也转过来由他打(马太福音5:39)”,“要拿你的里衣,连外衣也由他拿去(马太福音5:40)”,“强逼你走一里路,你就同他走二里(马太福音5:41)”。这就是耶稣教导的方式方法。我认为我们应当如此行。

问:过去,您支持过唐纳德·特朗普竞选美国总统,尽管您不赞同他的某些言行。对于大多数德国人而言,特朗普几乎就是分裂、偏执和因一己之私滥用基督教的代名词。您会在下次选举中再次支持唐纳德·特朗普吗?

葛:我不知道,因为我不知道他是否会成为候选人。

问:看样子他会的。

葛:嗯,他有一些法律上的问题(笑)。共和党有一些非常优秀的候选人,所以我真的不知道谁会是下届候选人。民主党这边,我不知道会是拜登总统还是其他别的什么人。就让我们拭目以待吧。

问:除非出现重大变化,事情的走向看起来很会是是特朗普对拜登。如果特朗普最终入狱,那对他来说也会是一个挑战。

葛:在狱中竞选总统会是个挑战,那还真是(笑)。

问:好的。但如果选战在这两位之间展开,您是支持拜登还是特朗普呢?

葛:这是个假设性问题,因为我们都在假设特朗普和拜登会再次参选。我认为拜登不会,但我也不确定特朗普会、拜登有一些很相当棘手的健康问题需要解决,而特朗普总统存在一些很棘手的法律问题要去处理。所以,我确定不会是他们中的任一位。

问:在上次的总统选举中,约80%的白人福音派投票给了唐纳德·特朗普。您是否看到福音派基督徒被某些政治团体利用的危险,如人们认为一个良好基督徒应当投票给共和党。

葛:毫无疑问,政治是危险的,因为政客们往往会不择手段争取你的支持,让你在背后挺他。在西方,我们有投票的自由。在基督时代,人们没机会给皇帝投票,因为皇帝一直都在。

所以,我认为投票很重要,而且要尽可能投给至少代表我们基督教价值观的候选人。这不是意味着他们本身就是基督徒,但他们会同情基督教立场和基督教价值观。

问:耶稣在新约中强调了很多基督教价值观:要穷人伸援手、社会正义、尊重和慈善。但是,从欧洲人的角度来看,保守的美国基督徒似乎过分强调唐纳德·特朗普也宣传过的某些问题:堕胎、个人自由、宗教自由。福音派基督徒不应该更多关注积极的慈善活动吗,就像您的撒玛利亚救援会做的那样。

葛:我认为,很多基督徒确实参与到社会正义问题上面。基督教社区并不是100%的共和党人,事情绝不是这样的。媒体可能会这么进行描述,但它绝非事实。社区是分裂的。很多基督徒对特朗普总统的看法存在分歧,他如果这次当选,是否还能得到同样程度的支持,这点我是真的不知道。

他是一位争议重重的人,但同时,在他担任总统期间,我们的国家得到发展。这对美国的商业和工业而言是好事情。他可以确保我们南部边界的安全。所以,他做了很多对我们国家有利的事情。

在他来到世界上的这片地区时,他警告过欧洲国家,说北约并没有付出该有的,也没有做好准备。去年乌克兰战争爆发时,他在这些问题上的看法是正确,可惜人们并不想听。

问:很对。

葛:我认为我们必须给予他应有的肯定。是的,他是个极具争议的人物。他确实说过一些我不赞同的话,做过一些我不赞同的事。他经常毫无理由就侮辱人(笑)。我对此不能理解。

问:2019年,您与作家埃里克·梅塔克斯(Eric Metaxas)谈到了对于特朗普的批评。您当时称呼这些批评“几近魔怔”。您是否想过,您自己也会有这样导致社会分裂的言论?

葛:那时的批评声铺天盖地。整个媒体圈联合起来反对他,因此他受到来自左翼和右翼的攻击。2016年时,甚至连共和党人也在反对他。

问:或许言之有据。

葛:可我要说他没有得到共和党内布什派系的支持。当然,他也没得到民主党的支持。除了一家媒体外,所有媒体都在反对他。因此,这几乎就是一种魔怔。这在我们国家的历史上从未发生过。还没有哪一位政治家享受过唐纳德·特朗普这样的待遇。

问:因为从来没有哪个政治家能像唐纳德·特朗普这样。

答:我不是在为他辩护,我是在陈述一个观点。事实就是事实,太不寻常了。

问:很多德国教会都参加了“圣诞节儿童行动”(Operation Christmas Child)活动。通过这项活动,穷人家的孩子每年都能收到圣诞节礼物。有些会众认为您的政治言论令人作呕,不得不为之辩护。您对此有何评论呢?

葛:哦,我不知道,因为我不是政治家。政治家有时会采取道德立场,试图使之成为政治立场。我认为,作为一名基督徒,作为一位基督教布道家,我必须就道德问题大声疾呼。这不是政治家们的独有权利。如果他们想讨论道德问题,我认为我也有权讨论道德问题。

还有,我们国家一大问题就是谋杀。这么说没错。作为基督徒,我们认为堕胎就是谋杀。我知道堕胎几乎在世界上所有的西方国家里都是合法的,但政治家们说它合法不意味着它是对的。

我不会就是否应该加税或将人送上太空发表意见,它们都不是什么道德问题。但任何时候,只要事关道德问题,我都认为说出上帝的话很重要。

问:感谢您的对话,葛福临先生。

葛:也谢谢你。


采访人为《Pro》责任编辑 Nicolai Franz,原文为德文。本译文以英文报告为源,辅以德文原文作修订

立场声明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基督时报”的文章权归基督时报所有。未经基督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jidushibao@gmail.com)、电话(010-82233254)或微博(http://weibo.com/cnchristiantimes),微信(jidushibao2013)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