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3年12月07日
微信

2023宗教改革日纪念文章:宗教改革与劝服文化(上)

作者: 译者:S.I. | 来源:基督时报 | 2023年11月16日 09:24 |
播放

安德鲁·佩特格里(Andrew Pettegree,生于1957年)可能是近些年来最重要的宗教改革史学家之一了。

佩特格里是苏格兰圣安德鲁斯大学的教授,还是圣安德鲁斯大学宗教改革研究所的创始人,同时也是“通用简明书目”(Universal Short Title Catalog)项目的负责人。所谓“通用简明书目”项目,指的是收集从1440年印刷术发明到16世纪末欧洲出版的所有书籍的信息,以便研究人员钻研书籍和印刷文化的演变。

佩特格里的研究集中在两大问题上:印刷术和宗教改革。

在第一个分类上,作为编辑之一的佩特格里有功于丛书《圣安德鲁斯大学宗教改革史研究》(St Andrews Studies in Reformation History),该系列共有80多本。

佩特格里也撰写过多部与印刷史和历代书籍接受及演变相关的著作。

其中最为相关的书籍为:《新闻的发明》(The Invention of News)、《文艺复兴时期的书籍》(The Book in the Renaissance)、《世界书店》(The Bookshop of the World)和《战时的书籍》(The Book at War)

在宗教改革上面,佩特格里的研究集中在宗教改革在荷兰的影响,以及16世纪德国宗教改革带来的劝服文化(culture of persuasion)的发展。他有关这个主题的著作主要有《路德品牌》(Brand Luther)、《埃姆登与荷兰起义》(Emden and the Dutch Revolt)和《宗教改革与劝服文化》(The Reformation and the Culture of Persuasion)

在上述一本著作中,佩特格里试图强调劝服文化是通过宗教改革得来的。

16世纪见证了语言学的复兴。鹿特丹的伊拉斯谟在1516年出版了希腊语版的《新约圣经》,该书成为新教徒将新约圣经翻译为欧洲各地语言时使用到的底本。

另一方面,丹尼尔·波姆博(Daniel Bomberg)于1517年出版了《拉比圣经》(Rabbinical Bible,或作Mikraot Gedolot)。这本书后来被称之为《波姆博圣经》,成为旧约圣经新教译本的基础。

马丁·路德认识到需要回归本源,即回到圣经语言的源头:希伯来语、阿拉姆语(或译作亚兰语)和希腊语。对于宗教改革家们而言,上帝已经说过话了,还是通过圣经语言传达出来了。

宗教改革家们试图归于复原,而非创新。要实现这一改革,回归到以圣经为基础很重要。

宗教改革是回归到作为上帝话语的圣经,尤其是以其进行写作的源头:希伯来语、阿拉姆语和希腊语。通过回归本源,宗教改革家们认识到,人可以不必经过中介媒质而与上帝直接交流。

因信称义的教义给了人一个理由,让人们知道基督的工作已经完成,人的罪已经完全偿付完毕,进而获得安全。

人只需要相信并坚信基督已经完成了对人类的救赎,因为无人在耶稣基督里遭定罪(《罗马书》8:1)。

因信称义的教义是宗教改革家们将圣经翻译为人民语言的推动力。

这使得人们回归到圣经文本所使用语言的教学上。知道上帝开口说过,而且人们能使用自己的语言理解这些话,就是整个16世纪欧洲将圣经翻译为不同语言的原因所在,因为其有助于将福音传至各国、各族、各方、各民(《启示录》14:6)。

地方语版的圣经一经流传,宗教改革家们就开始使用人们可以理解的语言进行讲道。

马丁·路德将此举的重要性作如下定义:“我们必须与有智慧的人私下讨论复杂事情。我在证道时不会想到布根哈根(Bugenhagen)、梅南希顿(Melanchthon)或加斯特斯·约纳斯(Justus Jonas)。他们知道得比我多得多。我不会试图向他们讲道。我只需要向汉希或贝西讲道。”

对于路德和宗教改革运动而言,简洁明了的布道非常之重要。

在他的证道中,路德接连不断地使用到两个对立面:律法/福音、罪/恩典、行为/信仰。以这种方式,人们能更好地理解向他们传讲的信息。

很值得一提的是,宗教改革家们采取了西塞罗(Cicero,前106年至前43年,古罗马著名演说家、作家及哲学家)对于演说的思想,基础且实用的教导在这些思想里面被概括为三大要点(偶以对偶句的形式出现)。

宗教改革家们逐章逐节一本书一本书地传讲圣经,就是说他们在阐述性布道中讨论与所讲章节有关的一切内容。

在1519年至1522年之间,苏黎世的宗教改革家慈运理进行了一系列证道,内容涵盖《马太福音》、《使徒行传》及保罗的几封书信。

慈运理的继承者海因里希·布林格(Heinrich Bullinger)每周作两次讲道。有估计说,布林格在其44年的传教生涯中作了近7000次证道,涵盖到新旧约圣经中的每一卷书。

约翰·加尔文一年作286次讲道。作为布道家,加尔文一生共作了约4000次证道。

在路德于1518年发表了有关赎罪卷的证道后,宗教改革运动布道家们的证道以多种印刷版本的形式出版;这些证道及为圣经书卷出版的注释,都成为宗教改革的标志。

这方面有两个例子:其一,路德著作的英文版共55卷,出版了有他作为大学教授的讲义、圣经注释、证道、灵修著作、书信、礼仪和赞美诗、餐后谈话;其二,约翰·加尔文的著作共59卷,包括圣经注释、证道、讲义、个人书信、神学论文和教理问答。

劝服文化体现在证道上面,就是宗教改革家们试图通过布道劝服听众,让他们过着一种以基督在十字架上为人类所做一切为基础的生活。

“基督爱我,为我舍己(《加拉太书》2:20)”,这是人们需要听到的安慰信息。


源自Evangelical Focus。原作者阿尔图罗·特拉萨斯(Arturo Terrazas),为西班牙加泰罗尼亚省卡斯特尔德费尔斯市IBSTE神学院(英语作The Bible Institute and Faculty of Theology of Spain)教务长、旧约圣经教授。

立场声明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基督时报”的文章权归基督时报所有。未经基督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jidushibao@gmail.com)、电话(010-82233254)或微博(http://weibo.com/cnchristiantimes),微信(jidushibao2013)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