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年04月25日
微信

观察| 近四十年中国教会福传方式的转变:从神迹奇事到口传 再到生活见证

作者: 李世光 | 来源:基督时报 | 2024年02月23日 19:31 |
播放

福传是教会和基督徒的服事中很重要的一个部分,时代在变、方式在变,但是它一直存在。笔者日前在与不同的牧者交流时,发现其实自改革开放至今这四十多年来,中国教会的福传方式其实有几次重要的变化,简单概括可以是:从神迹奇事,到口传,再到生活见证。

一,很多年之前,神迹奇事可能是最主要的福传方式

犹记得,在很多年前,那个时候好像神迹奇事几乎成为了推动中国教会尤其是农村教会发展的最强推动力。那个时候人与人之间的连接程度也比现在密切得多,有谁生了重病的话,很快全村人就都知道了,甚至十里八乡都可能会有很多人知道。那个时候绝大多数的中国人都还非常贫穷,生病以后很多人不愿意也不敢去医院,在医院治一场大病的费用足以让绝大多数家庭倾家荡产而且还要欠上一屁股外债。可是人总归是不想死的,于是,不要钱的教会就成为了很多重症、绝症病人的绝好去处。非常值得我们感恩的是,上帝在那个时候也确实大大怜悯了中国教会和中国人民——上帝兴起了许多的神迹奇事,无数的重症绝症病人在教会得到了痊愈,许多被鬼附的人和精神不正常的人在教会得到了上帝奇妙的医治。

笔者小时候虽然亲眼看见和亲耳听说过许多的神迹奇事,但是那个时候目光短浅的笔者只以为这些事情只是发生在笔者的故乡,对其他地方的情况一无所知。长大成人以后才知道,原来在笔者出生前后的那些年间全国很多个地方都有许多的神迹奇事。

在这样的情况下,神迹奇事就成为了当时中国教会最强有力的福传方式。信耶稣好不好这个不信耶稣的人们不知道,但是他们却知道耶稣是最好的医生,不但医术高超而且关键是还不要钱,分文都不收。信耶稣能赶鬼治病,而且绝大多数情况下都是重症和绝症,这个对当时的中国人来说实在是太重要了。对当时的人们来说,“福音”确实成为了他们的“福音”。一个人可以嘴硬也可以心里刚硬,就像埃及法老一样。但是即便是权倾天下的埃及法老王也无法抵挡上帝的奇妙作为,何况是一贫如洗为生存而发愁的普通人呢?于是,就算是心里再刚硬、对基督教信仰再怎么排斥的人,在亲眼见证了邻居街坊甚至是自己的家人被医院“判了”死刑但是却在教会得到了医治之后,他们对待基督教的态度也不得不大幅度转变。

笔者的外婆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得到了上帝的医治。原本得了绝症的外婆被医院下了病危通知书,医生好心地告诉外公“回家吧,病人想吃什么就尽量给她什么”,其实说白了就是回家等死,医院没有能力给她进行治疗,继续在医院只能够是浪费钱。人毕竟不想死,外公也不想让外婆死,于是从医院回家以后继续给她寻医问药,家附近几十里的地方跑了一个遍。最终也没有一个先生(医生)能够医治她。但是在这个过程当中,却幸运地遇到一位先生,这位先生治不了外婆,但是他却知道哪里能够治得了我外婆的病——教会。原来,这位先生是一名基督徒。于是,外公用板车拉着躺在车上的外婆去了教会。神迹就此开始发生,外婆和外公的命运也就此开始完全改变——第二次再去的时候外婆的病就好了很多,可以坐在车上了,第三次去教会聚会回家的路上,外婆的疾病就彻底得到了主的医治。

“一人信主,全家得救”,至少在当时这句话并不是一句空话。因着外婆一个人信主的缘故,外婆全家上下十几口人全部都信主了,最后心里极其刚硬的外公在经历了许多次神迹还有管教之后也信主了。从此,外公外婆家从家庭成为了教会,许多人在这里信主,许多的家庭在这里蒙恩,很多人的人生轨迹在这里发生了彻底的翻转。

二,过去二十年:福传的最主要方式是口传

曾经的笔者根据自己那浅薄的经历认为神迹奇事一直都会有,而且数量还会很多。可是长大成人后的笔者回过头来发现,这样的想法实在是太浅薄了。

具体不太清楚是什么时候,可能是世纪之交的那几年又或者是什么时候,反正大家纷纷发现一个让人惊讶的事实——神迹奇事确实少了很多,在一些教会中甚至几乎完全消失了。这并不只是一种个人主观性的感受、感觉,更是一个客观事实。很多“老”基督徒或者说信仰时间很长的基督徒基本都有自己或者家人、亲人身上所发生的神迹奇事,当中更有许多人身患重症和绝症却蒙恩被主医治的奇妙经历。对当年信主的基督徒来说,耶稣是必须要信的。就像一名老基督徒说的一样,“不得不信,不信不行,耶稣治好了我的病,我敢不信吗?我能不信吗?”

可是,这样当年非常常见和普遍的信主的理由,对于在过去二十年间信主的很多基督徒来说,却是非常惊人的。因为,大概是从世纪之交开始,大部分信主的基督徒都是通过被其他基督徒“口传”的方式接触福音的。以前的时候基督徒传福音的时候当然也有口传,但是口传的内容往往都是发生在教会和信徒身上的神迹奇事。可是现在的“口传”的内容往往都是基督教信仰的基本教义以及信徒的信仰见证,曾经非常普遍的神迹奇事如今已经很少出现。

于是,我们就看见福音单张开始遍地流行,而在一些网络空间中也能发现很多基督教信仰的信息。教会门口、广场、公园甚至于公交车上……很多地方都有热心基督徒通过“口传”的方式分享福音。

三,新时代对福传方式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关系传道+生活见证

许达牧师是中部某省份一所城市教会的主任牧师,已经在某座中部城市服事了许多年。

许达牧师说,跟他所知道的很多教会一样,前些年的时候他们主要是通过布道会、福音单张等方式进行福传。那个时候一年当中会举行数次布道会,通过布道会能够吸引很多人进来。而在平时,他们更多使用的是发放福音单张的方式做福传。但是连续做下来这么多年,“以前曾经效果是很好的,但是近些年来这样的方式效果非常不好。”

为什么会这样?很可能和社会的发展以及教会福传的方式都有关系。

一方面,社会在不断发展和进步。好多年前的时候,那个时候某种意义上说单张广告在当时的中国社会还是一个新鲜玩意,很多人都没有怎么接触过。人们走在大街上、商场里遇到别人发放的单张广告,一般情况下出于尊重等原因并不会直接扔掉,至少都会看看内容。但是随着中国经济的不断发展,单张广告逐渐形成泛滥之势,绝大多数人已经对单张广告厌烦至极,很多人要么直接拒绝别人的单张广告,要么收到之后转身就丢进垃圾桶。在这样的情况下,继续通过福音单张的方式来分享福音几乎注定不会有什么很好的效果。

另外一方面, 时代在不断地发展和进步。举个简单的例子来说,人们十年前、二十年前所使用的东西和现在几乎截然不同。二十年前绝大多数国人都还没有手机,可是二十年之后的现在手机几乎每人都至少有一部,而且手机的功能也在不断开发和发展。与此同时,人们的想法、审美等等都在发展、变化。可是不幸的是——现在的许多福音单张和二十年前相比好像并没有多少分别,无论是印刷、排版还是内容都还是“那个味儿”。审美的问题暂且不说,在笔者看来更加严重的问题是许多福音单张的内容是有很多错谬的。比如笔者就曾经见到过有一些福音单张说很多科学家都相信上帝或者是基督徒,比如牛顿、爱因斯坦、爱迪生等,然后最近几年又有一些福音单张加上了杨振宁。一些基督徒想要借着著名科学家来宣扬福音的心是很好的,这样的心理相信基督徒都能够理解,但是同时也一定要注意做事情的方式方法,至少也要保证所有内容都是事实而不是谎言。

福传肯定是要坚持的。只是,在当今的情况下福传究竟要通过什么样的方式方法做?

许达牧师和教会同工们找到的方法是关系传道加生活见证,而且两者一定要结合在一起。原因是许达牧师他们发现现在的社会人与人之间的信任是非常薄弱的,薄弱到近乎没有。一个人遇到一个陌生人的搭讪,几乎一定会下意识的防备。这与上世纪70,80年代是完全不一样的。上世纪70,80年代人们即便是跟陌生人交流都是带着善意和信任的,可是现在的人们遇到陌生人一定会提防甚至于排斥。在这种社会文化的影响下,基督徒直接通过口传的方式跟陌生人分享福音无疑是非常艰难和充满挑战性的。

许达牧师说:“我们认为,当下最好的方式就是人与人之间通过关系来传福音。而且,还不是用口和话语来传福音,而是用活生生的见证。你去主动跟别人讲福音,不见得能够起到很好的效果。但是当你的生活成为活生生的见证的时候,当别人看到这样的见证进而主动来问你的时候,这个时候传福音就变得很简单了。在我们教会里面,有很多人都是这样过来的。一个人跟你接触了,然后他发现你这个人跟他所接触到的其他人不一样。就算他知道你是基督徒,也不会对你有意见的,相反这个时候他很容易就能被带到教会里面。”

许达牧师的教会有一名义工。这名义工在一家公司上班,然后跟这名义工同一个办公室的一些同事他们当然不知道他是基督徒,但是他们发现这个人跟其他人“都不一样”,无论是说话还是办事都跟别人有很不一样的地方,对这个人很有好感。后来时间长了,一起经历的事情更多,关系也变得更加密切了,这时候他们明白了原来这个人是一名基督徒。然后很自然的,就有人跟着他来到了教会然后信仰了。

为什么会有人跟着这名义工来教会?说简单其实也简单,说麻烦也确实麻烦。这名义工之所以能够把人带到教会,是因为他顺利做到了两个方面,即建立关系和活出见证。这两个方面都非常重要,少一个都不行。如果不能够与对方建立关系的话,那根本就没有跟对方传福音的机会;如果建立了关系但是却没有活出来真实的见证的话,那别人也不会因此对基督教信仰产生好感。

通过“关系+见证”进行福传的方式确实非常好,但是问题或者说难处在于这样的方式对信徒和教会的要求都是非常高的。信徒怎样才能够活出来美好的见证?教会和牧者又怎样才能够帮助信徒活出来美好的见证?

对此,许达牧师认为教会和牧者的工作之一就是教导信徒并且让信徒的生活成为见证。“首先是在家庭里面,如果在自己家里都没有做好的话,那怎么可能在外面能够成为见证?一屋不扫,何以扫天下呢?过去,很多教会和基督徒讲一人信主,全家蒙福。可是我们不这么讲,我们不这么认为。一个人信主了,可是并没有在自家家里成为见证,这样的话家人怎么可能改变?怎么可能信主?又怎么能够蒙福?但是如果在一个家庭里面,有一个人信主之后活出了见证的话,那么这家人怎么可能不改变,怎么可能不信主,怎么可能不蒙福?”

大家都知道基督徒应该要过一个美好的生活,让自己的生活成为美好的见证。但是实际上,一名基督徒真的想要活出见证是一件很不容易的事情,面临着重重挑战。那么,许达牧师的教会是如何帮助信徒活出来美好的见证的呢?毕竟,成为见证这个说起来简单,但是想要切实做到却难之又难。

“这个是一个很大的问题。很多教会都存在这个问题,很多信徒都没有活出来漂亮的生活,他们的生活无法成为别人的见证。至于牧者的状况甚至比信徒更加糟糕,教会里面的权力斗争、争名夺利非常激烈,甚至让很多信徒受到试探、心灰意冷继而离开教会的也有很多。很多信徒并不是真正的基督徒,而是宗教徒。表面上当然他们也参加礼拜,但是却失去了礼拜真正的含义。圣书当中就有一个很好的例子,那就是撒玛利亚妇人。撒玛利亚妇人她也做礼拜,但是她的生活却一塌糊涂。她确实是做礼拜的,她说我们做礼拜是在撒玛利亚的山上。然后就是法利赛人,他们自己都觉得自己的信仰很虔诚,很多不知情的人也都这么觉得,认为法利赛人信仰非常虔诚。但是我们都知道,法利赛人他们的信仰出了问题,而且问题还非常严重。那么他们的问题出在哪里?根源是出在了跟上帝的关系上,法利赛人他们并没有真正和上帝建立一对一的亲密的关系,他们错误地自以为他们跟上帝的关系很好。”许达牧师说道。

许达牧师讲述了一个真实发生在他们教会的事情。有一次一个孩子生病了,需要住院动手术,但是问题是这个孩子的父母都是教会的全职同工,他们没有足够的钱来支付孩子的手术费用。最后教会给他们报销了全部的手术费用。实事求是地说,可能绝大多数教会一般都不会这样处理,一般情况下遇到类似的事情教会可能会给一些帮助,但是很少全部都给,可是许达牧师的教会把全部都给了,两名全职同工不需要再掏哪怕一分钱。许达牧师说他们之所以愿意这样做,是因为当初他们吃过很多苦,很深地知道全职服事者有多么不容易。在教会里面全职服事在很多方面都会有非常艰难的地方,尤其是在钱的方面。“现在孩子生病,需要很多的钱来住院、动手术,这个时候如果教会牧者不站出来的话,那他们自己能怎么办?几乎没有任何办法。如果这时候教会都不能够帮助他们的话,那他们还能够从哪里得到帮助呢?”

“我们这一路走过来,最大的收获就是因为我们自己也经历了太多的艰难,所以知道一定要好好地帮助后来的全职服事者,要在他们有需要的时候充足地供应他们,在他们困难的时候要及时伸出援手。不但是他们的孩子有需要教会要帮助,如果是同工自己生病了,需要的花费比较多,对同工来说负担很重的话,那教会也要帮助他们,一定要让他们没有后顾之忧,让他们能够安心和专心服事。在现在这个时代,钱确实是一个很大也很现实的问题,对于全职服事者来说更是这样。教会必须要想方设法地供应和支持他们,让他们不要因为钱而成为很大的压力。”

许达牧师是许达牧师,但是许达牧师也不是许达牧师,因为他除了是他自己之外,也是许多中国教会牧者的缩影。

结语:

过去几十年和现在的中国教会的福传方式先后经历了从神迹奇事到口传、从口传再到生活见证的转变。如果说神迹奇事的福传方式的焦点在于改变人的肉体的话,那么口传的焦点就是改变人的想法和思想,而生活见证的焦点则在于改变人们的实际生活。

把这三者放到一起对比的时候,我们就会发现从肉体到思想再到生活,一直在循序渐进、由浅入深。

我们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或许在表面的福传方式改变的背后,隐藏着上帝那宏大而惊人的美意——上帝想要得着我们的人,更想要得到我们的心,我们的全人全心都属于祂。


立场声明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基督时报”的文章权归基督时报所有。未经基督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jidushibao@gmail.com)、电话(010-82233254)或微博(http://weibo.com/cnchristiantimes),微信(jidushibao2013)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