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年07月22日

悦影评| 观《周处除三害》:周处的救赎之道与人性探讨

作者: 李道南 | 来源:基督时报 | 2024年03月07日 09:07 |
播放

十多年前电影《肖申克的救赎》上映的时候,教会里的朋友为了肖申克的救赎方式争论不休。一方认为肖申克的救赎根本不是救赎,不过是越狱之后的世俗自由,在他们眼里真正的救赎永远来自耶稣,来自于教会的洗礼;而另一方则认为,救赎不是宗教的特权,上帝要救赎一个人,不一定非得按照基督教的模式。

当前上映的《周处除三害》电影中的主角陈桂林,显然也是一场自我救赎之旅。陈桂林的故事,其实是他自己的救赎之道。陈桂林的救赎尽管只是一个虚构的故事,但是他的故事却时常发生在我们自己的人性中。

电影一开始就塑造了一个矛盾的陈桂林,亲手炸死了一个大佬,并只身参加大佬的葬礼,前一分钟还给奶奶温柔的打电话,后一分钟就放下饭盒拔枪杀人。陈桂林是个杀人不眨眼的魔头,但是他内心深处也有人性善良的柔软之处。

转眼之间四年过去,这四年陈桂林因为害怕自己被抓的新闻被奶奶看到,因此一直东躲西藏,没有再做坏事。但是得知自己得了肺癌晚期之后的他,开始产生恐慌感。尽管别人的生命在他眼里不过是一颗子弹的问题,但是当他自己面对奶奶的死亡,和自己还剩下不到半年的生命时,他的内心渴望救赎。他不希望被人唾骂为恶魔,也不希望自己就这么默默无籍的死去。

在女医生的劝说下,怀着对死亡恐慌的他,急需一场生命的救赎之旅。他的救赎不是延长自己的生命,而是让自己的生命变得更有意义。这个时候的救赎是两种救赎:
一个是身份和社会名望的世俗救赎,他去自首,在法律上结束自己犯下的罪恶;
一个是死后灵魂的救赎,向关帝君求签,看关帝君的指示,如果关帝君让他自首,那么也意味着他不仅获得法律的救赎,也获得死后灵魂的救赎。

但是到了派出所之后,他才发现派出所的人根本没有认出他来。警察忙着处理前一天运钞车翻车案件,没有功夫理采他的自首。甚至当他报上自己的姓名,也没人认出他来。而他的通缉令也排在区区第三名,还被其它布告遮蔽了半张脸。想扬名立万的张桂林,此刻感觉受到了侮辱,他觉得自己应该干点善良的大事,来实现让人们记住自己的理想,完成自己的社会救赎。

在他此刻的心里,除掉恶人就是做了善事,就可以“积阴德”,为死后的灵魂获得救赎。

首先是铲除香港仔许伟强。香港仔为人机警,心狠手辣,当他的小弟和他一同笑的时候,他就会拿酒瓶不断砸向小弟的头。在逆境中充满愤恨,喜怒无常。而面对陈桂林和小美搭话的时候,又心生疑虑,拿剃刀割断了陈桂林的眉尾。陈桂林除掉香港仔,不仅是对自己的一种救赎,同样是对小美的救赎。小美的母亲因为嫁给香港仔,而替香港仔坐牢十五年。小美就被继父许伟强糟蹋和虐待。因此,陈桂林除掉许伟强之后,小美也获得了自由之身。

而林禄和此时已经成为一个邪教领袖。当陈桂林找到并进入林禄和的邪教营之后,被告知林禄和已死,实际他已经隐姓埋名成为邪教领袖尊者。陈桂林被洗脑,并在尊者的帮助之下,成为邪教组织的一员。他被鞭打,他被剪发,以视与过去罪恶的断绝。肺癌的好转,心灵被尊者“救赎”的陈桂林,此时感觉自己真的被救赎了,他以为自此之后可以开启快乐的生活。邪教领袖尊者看穿了陈桂林内心的惶恐和对救赎的渴望,因此利用了这一点,榨干了陈桂林的财富。

陈桂林以为自己在“圣殿”吐的黑水,是体内的脏东西,直到他看到了一位小朋友也和他一样吐了黑水,被送到医院,拿出了一样的X光片时,他才发现上当了。他回到邪教营地,发现了尊者的地下王宫,以及自己被尊者烧掉的钱财,实际被尊者掉包而已。

当他拿着那位孩子母亲的钱包,揭穿骗局的时候,尊者拿出了匕首,让那位受骗的母亲当场结果陈桂林。然而已经被骗得绝望的她只能选择自杀。此时的尊者才露出了林禄和的杀人本性,大开杀戒。而面对屠杀的血腥场面,信徒非但没有阻止和害怕,还一片祥和地唱起了歌。就是邪教的可怕之处。

得知自己被欺骗之后,愤怒的陈桂林挖出埋藏起来的枪支弹药。他挖开了林禄和的棺椁,结果那不过是一个空盒子而已。此时他才发现,林禄和并未收手,而是继续经营邪教干着邪恶的勾当。

剧情的高潮在于陈桂林在圣殿的大屠杀。本来他以为,杀了领袖尊者之后,其它信徒都会一哄而散。然而当他收枪走出大门的那一刻,歌声又一次响起。邪教的洗脑竟然如此深刻,在面对一场杀戮之后,在面对骗局被揭穿之后,仍然相信尊者,仍然相信他们已经被救赎的骗局。此时,在陈桂林眼里,这群信徒和林禄和一样都是邪恶的帮凶,只有将他们屠杀殆尽,才能真正消灭林禄和。

做完这一切,陈桂林释然了,此时他认为完成了自己的救赎,他实现了扬名立万,让人们记住陈桂林这个名字;他杀了两个最大的通缉犯,做了善事,积了阴德,剩下的他该去自首,完成法律的救赎。

陈桂林自首了。自此许伟强、林禄和和陈桂林自己这三害已经被除。

如果电影到这里结束,那么这部电影就是一个陈套的故事,陈桂林的救赎之路,也是脸谱化的结局。然而,故事没有结束,陈桂林的自我救赎预设被打破了。他的救赎动机这里又成了悬念。

当他被关进监狱,来探监的女医生告诉他,他根本没有肺癌,得肺癌晚期的是女医生自己。只不过女医生知道自己的地下诊所,救过很多“道上的兄弟”,自知罪大恶极的她想积一些阴德,才希望用肺癌晚期这样的消息让陈桂林去自首。然而,事情的发展方向却完全出乎女医生的意料。

如果陈桂林没有癌症晚期,那么他杀陈伟强和林禄和,除三害的动机便不成立。他除三害,不是为了除恶,而是为了自己死后的阴德罢了。

但是陈桂林面对女医生的自白,不像自己得知被尊者欺骗那样愤怒,也没有抱怨。他感激女医生的欺骗,因为在除三害的过程中,他感受到了生命的痛快。这种日子比他东躲西藏的日子好多了。此时的他,除三害已经不是为了积阴德。而是自己真正的救赎之路。真正的救赎不是为了救赎而救赎,而是为了充实的生命。与恶搏斗的日子里,他体会到了生命的充实。

陈桂林经历了三次救赎努力:
第一次是去派出所自首,完成法律的救赎,然而失败了,直到他血洗邪教之后自首才完成;
第二次是杀了许伟强和得知林禄和已死,实现了除两害的理想;
第三次是在尊者的“帮助”洗脑下,自己以为放下了一切世俗之物,除了自己内心的邪恶,本以为除三害完成的时候。自此,他的自我救赎,完成了大部分。

陈桂林的最后救赎在于对小美的解救。在这个世界上,本以为无所牵挂的他,现在终于可以找到自己粉色手表的托付人。而小美也因为陈桂林的解救,对他产生了爱恋。当陈桂林接受临终前,小美最后一次剃须的时候,他留下了眼泪。无所牵挂的他,现在在世界上又多了一个让他牵挂的人。这个时候,电影一开始塑造的那个杀人不眨眼的狂徒形象已死,一个有爱,也被爱的陈桂林诞生。自此,陈桂林安心赴死。他的救赎也就完成了。

然而以暴制恶的救赎之路,最终还是让位于法律。陈桂林最终除掉自己的这一害的方式,是回到法律的秩序中。

陈桂林尝试了三种救赎,法律的,社会的,宗教的,最终救赎他的也许是充实的生命,是小美的爱,让他安心接受自己的死亡,安心自己的灵魂离开。陈桂林的救赎故事,虽然是一个被设计的剧本,但是在我们每个人的人性里却都能找到影子。我们既渴望钻法律的空子,也希望自己功成名就的社会声望,更希望自己灵魂圣洁,蒙上帝救赎。人性的这种紧张和矛盾,源于我们好面子的虚荣,人性的贪婪,更源于人性的欲望、道德和信仰之间的张力。

然而,最终上帝看的仍然是我们的内心,是我们的生命,是我们真正的悔改。



欢迎通过邮箱与作者联系:lidaonansir@163.com


立场声明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基督时报”的文章权归基督时报所有。未经基督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jidushibao@gmail.com)、电话 (021-6224 3972) ‬或微博(http://weibo.com/cnchristiantimes),微信(ChTimes)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